您现在的位置: 贯通日本 >> 娱乐 >> 其他 >> 正文

日本AV男优的血泪史:一月70次 身体好像被掏空

作者:潘泱  来源:光明网   更新:2016-7-1 11:58:29  点击:  切换到繁體中文

日本AV产业发达,大多数人会以为当男优是人生中最“性”福的差事之一,但是事实并非如此。与女优收入差距比例悬殊、超负荷工作、容易染病让少的可怜的AV男优们苦不堪言,每位AV男优的心中都有一部辛酸血泪史。


AV男优们苦不堪言


日本AV男优加藤鹰靠着“神之右手”窜红,每回演出总能靠手指让女优享受到难以言喻的欢愉感。被喻为是“金手指”的他在AV界一待26年,出道作薪水仅1千日圆(约300元台币),据日本媒体报道,加藤鹰抱怨AV业界并不重视男优,“后来我拿到男优最高片酬,一部也才7万日圆(约2.1万元台币)。”


AV男优是日本对男性成人影片演员的称呼。看AV,除了AV女优之外,其实AV男优也很重要。



作为成人电影(AdultVideo,简称AV)主要出产国之一的日本,AV制片公司已逾100家,每个月可推出4500部新片,营业额高达550亿元日圆(约47.795亿港元),女优人数破万,男优却仅有约70人。


AV男优的生存之道


较为出名的日本AV男优主要有:大岛丈、山本龙二、山田伸夫、山口贤二、山田万次郎、中根康弘、户川夏也、矢吹凉、日比野达郎、甲斐正明、平本一穗、平贺勘一、阿川阳志、笹木良一、青木达也、秋吉宏树、清水大敬、清水健、加藤鹰等。


日本导演雄次郎拍摄AV逾20年,作品超过2000部以上。他拍摄了一部名为《AV男优的生存之道》电影。


这部纪录片网罗日本知名男优,以“黄金手指”加藤鹰为首,“AV界周杰伦”东尼大木、岛袋浩等众多男优都参与拍摄,其中包括单月射精最高数量保持者阿川阳志(72次)等能人异士。



据台湾媒体报道,日本人气AV男优加藤鹰在近日接受媒体专访透露,它意外进AV界,出道作酬劳仅1000日圆(约300元台币),在接受日本某周刊专访时表示:“日本AV业界不重视AV男优,我后来拿到男优最高片酬,每部也才7万日圆(约2.1万元台币)。”


AV业界有个术语,称那些为了亲近偶像而拍AV的男人为“汁”,是等级最低的一种男优。


只露器官丶不负责的半业馀男优数量也很多,几乎无法计数。


真正的职业男优约有二十人,这些人的“专业”在于他们随时随地,不需外在刺激就能自动“硬”起来,不像半业余或“汁”,要自己在旁弄个老半天才能上阵。



不过,比起动辄可拿到数十万日圆的女优,职业男优的身价可就差多了。


“汁”男优:每部片酬五千日圆(约合人民币292元)。半业余男优:每部片酬二万日圆(约合人民币1217元)。


职业男优:每部片酬五万日圆(约合人民币3042元)。顶级男优(如加藤鹰丶巧克力球):每部片酬十万日圆(约合人民币6085元)。


男优稀少超负荷工作


日本平均每月推出超4500部新片,年产值高达550亿日元,女优人数逾万,男优仅有70人,工作量之大可见一斑。


每天日本要产生平均150部AV,那就是说职业男优每天起码要参与两部AV的拍摄,有些有市场号召力的明星男优,甚至一天就要拍三四部AV。



在业界有“猥琐教主”之称的吉村卓,今年7月份不完全发片记录即以超过30部,可见日本男优“闹工荒”所言非虚。


日本AV界男优人数的严重不足,有十多年AV男优资历的千叶丰表示:“首先就是要每天做、然后一天还要做好几次,有些时候还得跟一些乱七八糟、自己都不喜欢的女优‘办事’,这样子搞下去,到了最后能够生存下来的,充其量只有2到3人而已!很恐怖吧,不是吗?”


所谓铁打的男优、流水的女优,专职男优太少,以一当十可能都还不够。


另一个特点是,日本女优前仆后继、竞争激烈,一个女优平均2到3年就被淘汰,入行5年的资深女优极为少有,面对的工作量可想而知,这就要求数量有限的男优们挺下去。


“真枪实弹”易染病


据日本杂志报道,有位不到30岁的AV男优表示,他一个月射精超过70次,常感力不从心、头昏眼花,这些还不是最惨的,最惨的是他真枪实弹卖力演出,因此染上性病。



一般AV男优都不太注重身体健康,如果不小心得了性病,了不起就是去药房买抗生素吃。性病本来就是传染病,但对A片产业来说,用“瘟神”来形容,更是一点都不为过。


A片为了在荧幕上真实呈现性的欢愉,拍摄时不但真枪实弹,大多数的AV男优都不戴安全套,希望给观众最直接的感受。


男优“工伤”奇高


除了性病之外,AV男优受伤的机率不小。AV男优巧克力球曾谈到,他曾经有过强烈的腰痛。



他跑去看医生,医生问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他含糊其词不好意思回答,医生便猜是搬货工人,因为他的症状跟经常搬笨重货品的工人很像。


巧克力球苦笑说:“有些体位,得靠腰力撑住女生全身的重量,的确比搬货还辛苦,难怪腰部不堪负荷。”后来,巧克力球在医生建议下开始练健行,腰痛才逐渐好转。


据说每年会透过各种管道加入AV界的男优约只有40到50人左右,照理来说这个业界来说是够用了。但因新人男优的性器官“工伤”出奇的高,至少有一半的人在加入AV界,半年以后就演不下去了。


没有“性致”很无奈


AV男优巧克力球曾谈到:“本来我看到女优裸露的胸部或臀部便会自然的有反应,但到了入行第三年的时候,可能因为做爱次数太频繁吧,竟然变得感觉麻痹。”


对于靠小弟弟吃饭的男优来说,这无疑是重大危机。巧克力球露出无奈的表情说,一般男人很累时,碰到老婆求爱,可以直接拒绝,AV男优最苦的,就是不能说“不”。


因为要他“再来一次”的,不是对戏的女优,而是导演。



如果实在硬不起来,最紧张的也是导演。


对于AV女优来说,走这条路能够在短时间内满足赚钱的欲望,很多人干几年累积一定名气后可以转行,包括演电影、主持电视节目等。


男优们的出路相对少很多,除了极少数成名外,就像雄次郎所言,他们在别人眼里的天堂里做苦工,让女优踩着他们爬上去,或许只能等着灯干油尽。


AV女优拍片背后的日本病态社会


所有幸福的家庭都一样,不幸的家庭各有个的不幸。”由此观照日本的“av电影”,那些av,并非用一个“淫”字就都可以概括了她的人生,其背后的种种难以言喻的动因,隐含着生活无法言述的艰辛,更折射着一个病态的社会。



“我需要一万日元!”有些自称“我想成为AV”的女性,真正的动机是穷困得走投无路,急需一万日元的时候。遇到这种情况,那些AV中介事务所,就会把这样的女性领到酒店,用家庭式摄影机尽情拍摄。然后他们把拍下映像辑成十人一集,再以十几万日元的价格买给AV公司,从中狠赚一把。


日本这个成人片泛滥国家究竟有多少AV女优


据《今日日本》报道,日本作家中村淳彦最近接受采访时称,近10年来日本AV(成人片)女优人数激增,平均每年大约有6000名女性首次在AV影片中亮相。


报道称,上世纪90年代,许多日本女性表示,即使拍AV能赚100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1。5万)也不会去。但是近年来日本经济不景气,很多女性开始涉足AV界。因为AV产业不受经济危机影响,赚钱多,成名快,成为很多日本普通女性眼中的理想工作。


随着日本人观念的转变,AV女优成为非常抢手的热门职业,往往100个应聘女孩中只有15个能如愿,学历背景成为非常重要的聘用条件。



中村淳彦说:“有一个女孩在银行业工作了两年后,怀疑自己的职业选择是否正确。后来她意识到可以去做AV女优,而且对自己的职业变化很满意。”



日本女孩


日前看一个电视节目,有朋友力陈应该认真调查在日本有没有华裔女子参加色情录像AV的拍摄,认为如果有的话,这是一件“严重损害国家尊严”的事情。这话如果换到日本人来说就会非常古怪。因为,在日本盛行的色情录像行业,绝大多数从业女优都是日本人,显然日本国的尊严已经被她们非常非常严重地损害了。


这就是中日两国文化不同而形成的看法差异。如果和日本人谈论类似观点,他们恐怕要感觉不可思议。日本著名的电视节目主持人饭岛爱,早年就是极红的色情影星,其色情录像带至今在商店里销售。


而在日本被称作“男人性幻想第一名”的艳星还被请去给首相选举开票!在日本人眼里,与色情业沾边虽然不是很光彩的事情,但也绝对算不上丢人。


日本传统上在性理念方面很是开放。在其传统理念中并没有中国传统的贞操观,而江户时代女性也常常当街洗澡(在日本很多地方还有混浴的习惯)。


至今日本家庭主妇对于丈夫到色情场所多半持无可无不可的态度,认为“男人工作辛苦,需要进行必要的放松”,或者“因为公事需要进行交际,可以理解”,换到其他国家,这显然会让人感到不可思议。



在大阪有三家进行脱衣舞表演的剧场,每年日本政府会随机选择一家关闭审查,但第二年又准许其开放另关一家。



实际上,根据知情人的描述,在这种剧场的前厅,就有大量的只围一件浴袍的年轻女子提供各种服务,买票进来看表演的顾客如果选中某一个,只需增加1,000日元即可随意抚摸,出到3,000日元就可以到附近用帘子遮挡的地方,在规定时间内享受进一步服务了。


这些服务包括什么呢?看看免费提供的眼罩、手铐、手电、放大镜、振荡器……就可见一斑。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这些坦然自如的女性色情服务人员,很多是课余打工的在校日本女大学生,第二天会照样到课堂苦读或写论文的!由此可见其社会风气对此的满不在意。在世界的许多国家,色情业都给社会带来巨大的问题,其中对于婚姻、家庭的冲击最为严重。


在日本,这种冲击也是存在的,但其危害最严重的,并不在婚姻家庭方面,而是对青少年道德的破坏。因为拍摄色情小电影这类事情可以在短时间获得相当不错的收益(鼎盛时期女优拍摄一部AV可以收入80万日元,相当于5万元人民币),日本很多女性并不排斥以此获得收入,有些人因此不愿意从事艰苦而需要投入很多精力的正当职业。



日本色情电影业近年不得不大量推出极端暴力、变态的作品


在日本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由于竞争加剧,销售减少,日本色情电影业近年不得不大量推出极端暴力、变态的作品,对社会道德的破坏可想而知。


更加离谱的是这种竞争也导致了色情女星的抗议,因为她们为了维持生计现在不得不拍摄一些原来拒绝拍摄的变态作品,甚至在拍摄中服用致幻类药物,导致有人在工作中精神崩溃,收入却大不如前。



近年来日本色情女星发动的抗议活动,已经成为日本电影界一个不断的花边新闻。同时,因为色情服务普及,根据日本有关学术机构统计,日本青少年性行为明显早于邻国,但是却有很多人对婚姻没有兴趣,已经被称作日本人口危机的一大公害了。


因为日本人宽松的性观念,当他们到国外的时候,经常会在这方面遵循自己的习惯而引来麻烦。东南亚国家普遍称日本游客为“色情动物”,原因不言自明。而日本游客常常感到莫名其妙,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一些行为并没有不正常的地方。


与此相对应的是,日本又有严格的法律约束,禁止进行有偿性服务,也禁止放映和出售、出租暴露性器官的色情影片和照片,其法律规定,成人电影当中腰部以下的性器官必须用马赛克遮挡住。


日本国家设立的专门机构,规定对出版的录像、电子制品进行严格的审查。这种让人感到矛盾的做法,不免让人困惑。但是和日本人交流一下,就会发现他们认为这并没有矛盾的地方。


之所以有这样严格的法律制度,源于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对于西方的全面学习,并且全盘接受西方的道德理念,当时的日本政府认为过于宽松的性理念,卖淫等活动,在文明国家属于一种野蛮落后的行为。


以明治维新为背景的日本现代法律中,因此对于以上行为制定了严格的条款,以期达到移风易俗的作用。更主要的目的是期望欧美国家能够更加接受日本作为一个“文明国家”。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在性观念上一度出现危机,甚至出现国家组织对占领军的卖淫活动。但是这一活动受到罗斯福夫人等美国女权运动主义者的坚决抵制。日本法律因此迅速重回保守轨道,在性服务方面依然以严格的条款保障日本作为文明国家的形象。


然而,这种人为的法律限制,并不能改变日本社会长期的性观念,因此,这样的法律也就成为日本少见的被阳奉阴违的法律。在日本街头,并不难找到公开出售没有马赛克遮挡录像的店铺,走在大阪梅田东町或者东京池袋这样的“准红灯区”,随时会被拉客的女郎或皮条客拉住,而卖淫的价格都是可以公开讨论的。



更多的时候,日本人还是选择“给法律面子”的办法。日本的色情服务五花八门,例如着名的“水贩卖”,是一种公开的色情服务——名义上顾客交款购买的并非妓女的服务,而是贵达一万一杯的矿泉水。


禁止卖淫行为的结果是很多妓院提供变态的服务,因为现有法律针对的只是人类正常的性行为,一些变态的性行为法律没有规定,也就不能禁止;


公开的色情表演也是允许的,理由十分古怪,因为表演的只能是女星,男人不能参与——按照日本人的解释,法律规定不允许暴露性器官,但女性性器官在身体内部,所以女性进行色情表演并不违反法律,如果是男人表演则属于违法。日本的法律执行机构对此居然真的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种日本式的思维方式有时不免令人抓狂。日本人在社会上一向以循规蹈矩着称,这种做法,或许就叫“循规蹈矩的疯狂”吧。


起来,日本的色情业,每年纯收入将近1,000亿美元,占日本国民生产总值的1%以上,如果加上相关服务行业的收入,是日本经济举足轻重的支柱。就因为这个原因,日本政府也无法严格执法,杀掉能够下金蛋的老母鸡吧。



走进女优的生活揭秘日本AV拍摄现场


为了揭开A片的神秘面纱,直闯日本AV片场,专访AV女优宝来美雪、男优巧克力球,让他们的实战经验,为你解答日本AV拍摄的全过程。关着门的厕所里地上摆了一台摄影机,七、八个大男生挤在厕所门外窄小的通道上,屏气凝神看着监视器的画面。



地上摆了一台摄影机,七、八个大男生挤在厕所门外窄小的通道上,屏气凝神看着监视器的画面。小萤幕中的美雪轻松自在地左顾右盼,不时玩着手指头。可是随着时间一秒一秒过去,坐在马桶上的她笑容收敛了,脸上开始露出不安的表情。突然间,美雪对着摄影机双手合十地叫出声来:「对不起,真的上不出来!」


没办法,先放饭吧。」导演下了令,大家只好一哄而散。这时,还待在厕所里的美雪突然尿了出来,听起来是好大一泡尿。她走出来,红着脸不好意思地连声道歉,这时已是上午十一点半,导演看了看她,只说:「下午再努力吧!」


导演与制作人一边看着解开比基尼上衣、两手挤出乳沟、摆出性感姿势拍照的女主角,一边讨论今天的进度安排。这次的影片总共有八段情节,计画分两天拍完。最后决定还是先把偷窥女优上厕所的镜头解决,再往下拍摄。


美雪轻松地拉着卫生纸,恍如不知有摄影机在偷窥。


上戏之前,美雪仔细为睫毛上色,务求脸上化妆尽善尽美。



日片的特色之一。男优会以各种不同的方法去做前戏,包括对女优阴部的口舌服务、乳房的柔捻与吸吮、吸吮脚指、全身按摩、使用按摩器…。。等等,在实际做爱之前,用尽各种方法,让女优获得高潮。尤其最常见到的是男优在没脱下女优内裤前,会用手指或是按摩器去按摩女优的阴部,直到内裤湿透。



女优美雪虽然是在拍片,但是在过程中会因为导演的引导与男优的动作,获得多次的高潮,可由片中经常可以看到美雪的阴部的湿润与潮吹获得证明,尤其是潮吹,这是在欧美片中难得见到的。中午放饭时间,美雪下楼来与工作人员一起吃便当。


为了培养尿意,她一边吃饭、一边拼命喝水。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大家的话题都聊完了,甚至有人还睡了个午觉起来,美雪还是没有想尿的样子。这一等,就等了近一个下午,连姗姗来迟的男优见到美雪也开玩笑说:「听说你还没尿出来?」她一脸无奈地回说:「我已经喝了起码一公升的水了。」


等得没办法,工作人员只好跑出去买了几罐啤酒,盯着她一口口喝下去。好不容易,女主角宣布可以尿了,大家连忙爬上二楼准备。大概因为经过早上的「排练」,美雪这次的动作驾轻就熟,脱裤、坐马桶、尿尿、穿裤子,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导演喊卡之后,她顽皮地伸了伸舌头,门外的人也松了一口气,终于完成这段耗费四 小时的「偷窥放尿」画面。


之前访问美雪,她一再强调:「最不能忍受导演要我对着镜头大便!」这次我们看到剧本有「放尿」的安排,心里也狐疑着她是否能接受。幸好,AV女优的尺度很宽,「放粪」不行,「放尿」倒可以接受。但美雪花了这幺久的时间才尿出来,显然心里还是挺不愿意的。



男女优在开拍前的互动真的很少,男的窝在一楼房间里,女的则待在化妆间,除了跟导演沟通情节,两人几乎说不上几句话。


等尿的学问


等了四个小时的尿,我们忍不住问制作人齐藤,既然第三点要打马赛克,在女优尿不出来的情况下,明明可以作假,为什幺要等那幺久的时间?



齐藤解释说,因为翌日安排了SM(性虐待)的情节,所以导演其实是利用这件事观察女优反应,看她能不能接受比较「不一样」的要求,再调整SM的拍摄尺度。即使是拍过十几部片的美雪,碰到这种镜头时,表面上无所谓,身体反应却会出卖她。久久尿不出来,显示她对SM的接受度一定不高。



 

娱乐录入:贯通日本语    责任编辑:贯通日本语 

  • 上一篇娱乐:

  • 下一篇娱乐: 没有了
  •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日媒公布2016年上半年人气爆棚

    石坂浩二与离婚前妻共演 新档为

    有村架纯将主晨间剧《雏鸟》 未

    原AKB48成员川荣李奈和SKE48松

    酒井法子代言新款化妆品 九月将

    铃木保奈美暌违18年再演剧 女神

    广告

    广告